葡萄糖素除甲醛

用葡萄糖素作基本原料清除甲醛,其原料是一種安全物質,經過伽馬射線照射,生成穩定的氨基高分子聚合物,捕捉、吸附空氣中的甲醛,並與其反應生成類氨基酸物質與水。整個反應過程安全高效,反應後無任何有害物質生成。
櫻花家居服務採用這種以葡萄糖素清除甲醛這種技術是在日本取得專利。

使用葡萄糖素消除甲醛,為消費者提供新裝修裝修後的房屋、辦公空間、娛樂場所、學校機構等進行360°全屋整體施工塗刷。葡萄糖素消除甲醛是真正安全、高效、持久消除甲醛。

產品安全無刺激

產品經過日本生物科學中心檢測認證:水服毒性試驗、眼粘膜刺激性試驗、皮膚刺激性試驗
以上結果顯示均安全無刺激

快速降低室內甲醛濃度

日本環境研究株式會社:GRAFTON產品效果及持續作用年限試驗報告:
1克 GRAFTON可消除30.1毫克甲醛,相當於 1克 GRAFTON可將 100平方米室內甲醛濃度
從 0.2毫克/平方米解低至 0.08毫克/平方米

持久消除甲醛

使室內甲醛濃度保持在安全範圍內,日本環境研究株式會社 及
GRAFTON產品效果及持續作用年限試驗報告證實:
產品有效性可持續19年

施工後,葡萄糖素會附著在物體表面(如下圖),持久捕捉吸附空氣中的游離甲醛,並將甲醛轉化為類氨基酸物質和水。可高效清除室內甲醛污染,施工後48小時室內甲醛濃度降至安全範圍內,並能持久最少5年將甲醛濃度保持在安全範圍內;安全無毒無害無刺激。

比較不同方法清除甲醛的成效

1. 綠蘿、柚子皮、菠蘿、空氣清新劑

綠蘿吸附甲醛的能力是非常微弱的。靠綠蘿淨化甲醛只是九牛一毛的效果。而柚子皮、菠蘿以及空氣清新劑都是物理遮蓋法,屬於欺騙嗅覺的方法。實際上並沒有去除甲醛,只是用味道進行遮掩,根本不能徹底清除甲醛。

2. 活性炭、矽藻泥

活性炭、矽藻泥等都屬於吸附類材料。這類產品淨化空氣的原理是依靠其自身發達的孔隙結構和比表面積,通過與空氣接觸,被動的吸附空氣中的小分子,並將其儲存起來,但是自身並不能處理污染物。吸附材料的吸附容量有限,易飽和,飽和後會二次釋放污染物。在實際應用中,用這種方法去除甲醛是不可行的。

3. 生物酶、微生物

生物酶類產品主要分為植物提取和微生物法,植物提取是通過從植物中提取相應物質,與甲醛進行親核、催化等化學反應來去除甲醛,如氨基酸、茶多酚、甲醛脫氫酶等。
微生物法是將微生物噴塗在施工表面,自身降解或產生相應物質與甲醛反應去除甲醛。但是生物酶類方法對環境要求高,溫度、濕度、酸鹼度都會影響它們的活性;其次,這類物質穩定性差,易分解,所以無法保證長期的除甲醛效果。

4. 封閉劑

市面上有一種方法是利用封閉劑在施工表面成膜的特性,將甲醛封閉在污染源內部,從而使室內甲醛濃度降低。但是,甲醛主要是從板材接合的縫隙等不平整的地方釋放出來的,在不平整表面,這類產品難以成膜。此外,封閉劑並沒有和甲醛發生反應,它只是用物理手段短期的阻止了甲醛的釋放,一旦膜破壞,造成的甲醛污染更嚴重。封閉劑除甲醛實際不可行。

5. 空氣淨化器

空氣淨化器通過濾網過濾PM2.5顆粒物,但並不能除甲醛。有多宗報導指出,市面上熱賣的10款空氣淨化器進行過性能評估;結果顯示,空氣淨化器,根本不能除甲醛。